唐俏兒沈驚覺 作品

第14章

    

好交差。”白小小如遭雷劈,心忽悠悠地向下墜,“爺爺......知道你要跟我離婚嗎?”“不知道又如何?影響我的決定嗎?”她瘦削的身軀都有些站不穩了,隻緊緊扒著桌邊,用很輕的聲音含淚問:“驚覺,我們可不可以......不離婚?”終於,沈驚覺轉過身用怪異的目光打量她。男人薄唇深眸,劍眉端肅,輪廓明晰的臉龐仍令她怦然心動。“為什麼?”“因為......我愛你。”白小小眼圈紅了又紅,淚水滿盈,“我愛你驚覺,...沈驚覺在集團眾目睽睽下把金恩柔帶進總裁辦公室。

剛關上門,金恩柔便哭得梨花帶雨地撲進男人懷裡,緊緊摟住他的腰。

“驚覺哥哥還好你來接我了,剛才真是嚇壞我了......”

沈驚覺漆黑的瞳仁彷彿化不開的濃墨,抬起雙手放在金恩柔肩頭,慢慢將她推開。

“驚覺哥哥......”金恩柔一臉迷惑。

“為什麼要這麼做?”沈驚語氣涼涼,眼神很壓人。

“什麼呀?”

“找《盛京日報》曝光婚訊,為什麼?”

金恩柔暗鬆了口氣,又想去抱他,“因為我迫不及待想嫁給你呀,難道驚覺哥哥不想娶我嗎?”

“想,但這麼做,不合適。”沈驚覺神情正色,不見了往日溫柔。

“怎麼不合適?你和白小小已經離婚了啊!”

“我和她程式還沒走完,而且我們答應了爺爺,等到他老人家八十大壽過完再正式離婚。”

沈驚覺下意識往後閃了閃,“在這之前,她名義上還是我妻子,你如今曝光婚訊,三方都會被波及,爺爺也會對你更加不滿。”

他很直男,凡事率先考慮利弊,且從小到大感情都有缺陷,唯一的溫柔給了金恩柔,可說出口的話依然直接有些紮人心。

但,他以為他們青梅竹馬,金恩柔能懂他。

結果這女人完全抓不住重點,氣得眼眶猩紅,“波及三方?驚覺哥哥,你是不是看到網上有人說白小小是第三者你心裡不舒服了?你是不是心疼她了?!”

“沒有心疼,隻是白小小不是第三者,這件事不該變成這樣。”沈驚覺指尖捏住眉心,腦仁隱隱作痛。

“怎麼不是?她明明就是!”

金恩柔氣得直跺腳嗓音又尖又細,刺得沈驚覺頭更疼了,“要不是她我和你早在一起了!都怪她從中作梗!在你身邊霸占了我位置整整三年!”

“是白小小當了我三年有名無實的妻子才換來爺爺的讓步。要沒有她,你和我更沒可能在一起。”

沈驚覺說完,自己的心口竟然狠狠抽搐了一下。

是啊,如果不是白小小三年期滿離開了他,爺爺怎麼可能放他和金恩柔在一起?

那個女人,他回家永遠第一時間笑臉相迎,幫他更衣幫他熱洗澡水,不聲不響打理一切,從來不讓他費一點心。

不爭不搶,不哭不鬨,就連簽完離婚協議離開沈家,末了都沒有一句怨言。

即便白小小最後頭也不回地選了唐樾,可這三年來她儘到了妻子的本分,反倒是他,從始至終隻當她是工具人,天天隻盼著三年過去,好和他想要的人在一起。

若談虧欠,怎麼都是他欠她的更多一點。

“驚覺哥哥,你現在......是在向著那女人說話嗎?”金恩柔驚呆了,她覺得自己有點拿捏不住這男人的心思了。

“沒有,我隻是就事論事。”

這時手機響起,沈驚覺拿出來看到是爺爺打來的,眉宇間躁鬱顯山露水。

他開啟門,韓羨就守在門外。

“阿羨,多派些人手,護送金小姐回家。”

“是,沈總。”韓羨朝金恩柔做出“請”的動作。

“驚覺哥哥!我不要回去......我好怕!”金恩柔淚眼婆娑,還緊緊攥著他的手。

“彆怕,隻是這幾天不要接受任何媒體訪問,其他的,我來處理。”

沈驚覺眉目堅定地把她送了出去,關上門,他忍著頭疼接起爺爺的電話。

“爺爺。”

“沈驚覺!你敢撕毀和我的承諾?你就那麼猴急的想娶那個狐狸精進門嗎?!”

沈南淮氣得厲聲怒吼,“你要娶金家女,我沈南淮從此就沒有你這個不孝孫!”

“爺爺,訊息是媒體放出去的,和我無關。”

“我看就是金家女放出去的!她看你一直沒下聘急了,所以搞了這麼出先斬後奏!”

“不是柔兒做的,您彆誤會她。”

沈驚覺頭痛加劇,扯了扯領口的溫莎結,慢慢扶著牆回到沙發上坐下。

因為對最疼他的爺爺說了謊,他心裡愧疚得喉嚨都發苦,可當下他彆無選擇。

“我不許你娶金恩柔!我要你和小小複合!”沈南淮廢話懶得說了,直接搖旗大站沈白CP。

“爺爺,這是您承諾我的,三年之後,由我選擇。”

沈驚覺額頭泌出虛汗,呼吸不穩,“我已經和白小小......沒有任何可能了,我未來的妻子,隻能是柔兒。”

“好......好!你個瞎了狗眼的混賬羔子,我沈南淮要死也要等到你失去小小,哭著後悔的那天才閉眼!”

說完,老爺子狠狠掛了電話。

沈驚覺愁悶地撥出口濁氣,捂住頭走到辦公桌前,手忙腳亂地拿出鎮痛藥來吞服。

韓羨送完金恩柔回來,剛好撞見這一幕,忙憂忡地走過來攙扶他。

“沈總您怎麼樣?是不是頭疾又犯了?”

“無妨。”沈驚覺緩緩坐下,閉目揉著發脹的太陽穴。

“總吃鎮痛藥不是事兒啊,記得這三年來有少夫人為您按摩施針,您的頭痛都緩解不少了,這怎麼又發作了?”

韓羨心疼地歎了口氣,“要是少夫人在就好了,您每次被她針灸完都能睡個安穩覺......”

“彆提她了。”沈驚覺抽了口氣,鬱結從心。

“對了沈總,您安排我的事......我已經派人查到了。”韓羨眼神閃爍,欲言又止。

“說。”

“那兩個曝少夫人黑料的營銷號,背後給他們供稿的人......是金小姐。”

沈驚覺猛地抬眸,心臟驟然緊縮,“查清楚了嗎?怎麼可能?!”

“查、查清楚了,再三確認的。”

韓羨頂著大雷低聲說,“不然您說,一切怎麼如此巧合呢?婚訊剛公佈出去,黑料就跟上來了,一看就知道是早就準備好了的啊。”

沈驚覺半響僵住沒動,隨即高岸的身軀一頹,無力感湧遍四肢百骸。

“柔兒,怎麼會這麼做......”

他知道金恩柔愛他在乎他,也知道她不喜歡白小小,但她不能用這種方式泄憤。

“去處理,無論用什麼方法,日落之前,我要那些黑料從網際網路上消失!”

*

金恩柔回到家中,金董夫婦和金澤馭都在,見她回來喜上眉梢!

“哎呀妹妹!你這一招真是太管用了!”

金澤馭高興得合不攏嘴了,“你這邊一公佈和沈總的婚訊,咱們金氏的困局就迎刃而解了!現在又有不少酒店賓館的找咱們訂貨,這把要賺個缽滿盆滿了!”

“乖女兒!你這回可是我們全家的功臣!”金董也在旁稱讚。

之前唐氏集團酒店突然退回金氏旗下艾麗的所有床品並永久取消合作,導致業界對金氏產生質疑,許多已經下了訂單的酒店也退了訂單,金氏損失慘重,急得父子二人如熱鍋上的螞蟻。

所以,金恩柔纔想到公佈婚訊這一招,拯救一下自家這搖搖欲墜的生意。

果然,成效顯著,靠著沈氏這棵搖錢樹還真是財源廣進!

但金恩柔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臉都垮了,“生意是有救了,但你們知道我付出多大代價嗎?驚覺哥哥今天都跟我吵架了,還有那個老頭子......恐怕也會更厭惡我!”

“怕什麼!那沈南淮一個行將就木的老頭子還能挺幾年?靠都靠死他!”

金澤馭歹歹一笑,“等那老頭一殯天,姨媽拿住了沈光景,你拿捏著沈驚覺,整個沈家就儘在咱們掌控了!”

“就是啊柔兒。”

金夫人走過來撫摸金恩柔的頭發,眼中閃動欲光,“隻要驚覺愛你,沈南淮根本攔不住你嫁入豪門的腳步,你姨媽就是最好的例子。”

金恩柔聽了這話才感到安慰,又充滿自信地點了點頭。

這次,她說什麼也要嫁入沈家,做人人豔羨的總裁夫人!不至於那麼惡心。”“嗬嗬,但這回該輪到沈世美的頭頂風吹草低見牛羊了!”唐栩狠狠啐了一口,“那孫子就是活該!放著我妹子這海門首富第一千金,集聰明美貌於一身的公主殿下不娶,偏要娶個出口轉內銷的野雞!”“這就是沈驚覺,千金難買他喜歡。”唐俏兒嘴上冷笑,心裡泛起酸楚。畢竟愛了十三年呢,一朝放下,她需要時間沉澱。但不管何種心情,她都絕不會再愛沈驚覺了。“野雞現在啄你,咱們不如把這個放出去,好好給丫上一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