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俏兒沈驚覺 作品

第10章

    

前,拿出合同說道:“雲先生,天府一品的合同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您簽字確認了。”“好!”雲軒接過合同看了一下,正是一號彆墅的合同,拿起筆暢快地填上了自己的名字。很快,合同被收歸檔裡,後續的產權之類的,自然由林家負責安排。接過彆墅的鑰匙,這套價值五個億的一號彆墅,就算是正式屬於雲軒的了。“呦,這個窮鬼怎麼還在這裡,你們是怎麼搞的,保安,保安在哪裡?”這時候,從樓上走下來,打著飽嗝的崔總摸了摸嘴唇上的油光...另一邊,觀潮莊園。

被傲骨前妻強掛電話的沈驚覺怔了好幾秒沒回過神來。

如此果斷冷絕,哪裡還是那個哭哭啼啼求他彆離婚的小妻子。

所以這三年,她對他根本也沒什麼感情,不過是為了某種不為人知的目的,委曲求全地隱忍罷了。

想到這裡,沈驚覺怒火中燒。

“沈總,您的咖啡。”

韓羨走進來,見他麵色凝重,不禁試探地問,“您......聯係到少夫人了嗎?要到新手機號了嗎?”

沈驚覺滿目躁鬱地扶額,光顧著生氣了,正事兒還是沒辦成。

本以為白小小離開後他會順心如意,結果現在卻因為她和唐樾在一起而氣噎心堵。

豈有此理!這女人憑什麼牽製他的情緒?

“再找機會吧,我現在不想提那個女人。”

沈驚覺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驀地擰起了眉。

“這咖啡怎麼會回事?失準。”

“我、我是照著少夫人給我的配方做的啊,怎麼會呢?”韓羨詫異地撓頭。

“配方?”

“少夫人臨離開您前給了我一個小本本,上麵詳細地寫著您的口味,您什麼忌口,您喜歡的咖啡怎麼調,就連您哪年哪月什麼菜多吃了一口都寫的清清楚楚。”

說著韓羨從懷中抽出了那個小筆記本遞給沈驚覺。

男人接過來,踟躕了一下,緩緩翻開。

映入眼簾的是清雋工整的字,規矩得就像曾經的白小小。

——“咖啡裡加一點點鹽增加風味,驚覺喜歡喝。”

——“早晨用新鮮瑤柱煮的海鮮蔬菜粥驚覺喝了兩碗,以後可以經常做給他吃。”

——“驚覺不太喜歡太甜的食物。可以嘗試糖蒸酥酪、桂花糕這類清甜口的點心,驚覺也許會喜歡。”

——“去年給驚覺買的幾條領帶,帶紅色元素的他都沒用過,看來驚覺討厭紅色......”

驚覺。

驚覺。

驚覺。

字字都是他,句句不離他。

沈驚覺一頁一頁翻下去,呼吸都屏住了,彷彿怕吹飛了上麵的字。

眸色漸漸加深,紙都捏皺了。

“這麼願意揣摩人心,不是居心叵測有所企圖,還能是什麼!”

沈驚覺雖然對本子上記載的東西感到內心錯雜,但到底還在氣頭上,一揚手把筆記本丟進了紙簍裡。

“哎哎彆扔啊!沈總,這是少夫人這三年來的心血,少夫人要不關心您何苦默默記這些呢?可見您在少夫人心裡分量很重啊!”韓羨忙跑去撿,一臉痛心狀。

“彆再叫她少夫人,她不配!”

這時,書房外傳來亂七八糟的聲音。

好像,是從走廊右邊傳來的。

而那個房間,之前是屬於白小小的。

“出去看看,怎麼回事。”沈驚覺疲憊地揉著眉心。

韓羨忙走出了書房,不多時又匆匆返回,眼神複雜。

“沈總,動靜是金小姐弄出來的,她、她......”

“柔兒怎麼了?”

“她在把少......不是,把您前妻臥室裡的東西,全都丟了出來。”

此刻的金恩柔正在發瘋,在白小小的臥室裡胡作非為。

“賤人......賤人!你這個村姑不就是仗著有老頭子寵著才這麼囂張嗎?得到個破鐲子有什麼了不起?!竟然敢瞧不起我!”

當初簽了離婚協議,唐俏兒淨身出戶什麼都沒拿走,這可給了金恩柔發揮空間,把她桌上的護膚品,床頭的擺件,全都像丟垃圾一樣往地上扔。

沈驚覺趕到時,已經滿地狼藉,

“柔兒!你這是乾什麼?”他眉宇驟然一攏。

“我討厭這裡有你們生活過的痕跡,有白小小的氣息!”

金恩柔見沈驚覺來了又哭了起來,“要不是因為她......我和你怎麼會錯過整整三年?明明是她搶了我的位置......為什麼還要擺出一副我害了她的樣子?顯得我像個小三一樣!”

“柔兒,你不是小三,彆胡思亂想。”

沈驚覺眸色冷沉了下來,俯身拾起那個摔得坑坑窪窪的玉蟾蜍。

他突然一怔,發現這個小東西竟然自帶wink,小爪子還比了個剪刀手。

男人薄唇不自覺勾起。

金恩柔這時開啟了衣櫃,又胡亂扔起白小小的衣服。

“這是什麼?”

她隨手開啟一個大盒子,裡麵竟然是一套布料高階,剪裁考究的男士西裝。

“嗬嗬......這是她給唐總準備的禮物吧?她這是早就未雨綢繆給自己找好下家了吧?!”

沈驚覺聽了這話,檀黑的眸籠起陰翳,走過去拿過盒子。

“驚覺哥哥,這個女人真是太可惡了!我本以為她嫁給了你是因為她心裡有你呢,多少會真心實意照顧你,原來她不過是為了攀高枝,拿你當傻子耍!”

金恩柔紅了眼眶,拿起茶幾上的水果刀,衝上來就要劃爛那西裝。

沈驚覺眼疾手快,將盒子護在身下。

結果那刀直接就劃破了他的手臂,殷紅的血浸透了白襯衫!

“啊!對、對不起驚覺哥哥!”

金恩柔手中的刀子墜地,嚇得捂住了嘴,除了哭腦子一片空白。

“哎呀呀!這是乾嘛呀這是!”

秦姝在傭人尾隨下匆匆趕來,見沈驚覺受了傷,滴下來的血把白地毯都染紅了也嚇得不輕,“驚覺!這、這怎麼還動上刀子了?”

“阿羨,派輛車送金小姐回家去。”沈驚覺忍住疼痛,無奈地喘了口氣。

“驚覺哥哥,我不要回去......我要和你在一起!”金恩柔急得一把將男人抱住。

“是呀驚覺,這麼晚了就讓柔兒在這兒住吧,你受傷了一會兒她也好照顧你。”秦姝也借機幫腔。

站在她的利益角度,她都恨不得今晚就把金恩柔送進沈驚覺被窩裡!

“不用,讓她先回去吧。”可沒想到,男人態度異常果決。

“早晚柔兒都要嫁給你......”

“以後嫁給我,朝夕相處的日子在後頭,婚前她還是先回家住比較好。一來可以多陪伴家人,二來我和白小小的離婚手續還沒走完,柔兒留在這兒住,不太合適。”

話說到這份上,秦姝也沒辦法了。

送走了哭唧唧的金恩柔,沈驚覺看著一地淩亂悶悶地歎息,吩咐傭人把房間收拾好。

“沈總,您來瞧!”

韓羨驚訝地站在衣櫃前,從裡麵拿出一套精美絕倫的戲服。

沈驚覺走過去打量著這衣服,水粉色的柔滑麵料,上麵刺著繡工精湛,栩栩如生的富貴牡丹,一眼便知貴不可言。

唯有牡丹真國色......

他長睫翕動了一下,神思微搖。

“難不成......少夫人還會唱戲啊?太秀了吧!”韓羨由衷地發出感慨,這一天裡他都被少夫人驚豔好幾回了。

這麼颯這麼美的女人,他想不明白沈總為什麼就是看不上她。

“你沒聽過一句話嗎?”

“啊?”

“婊X無情,戲子,無義!”

沈驚覺薄而微翹的唇抿成直線,胸口又湧上難明的躁鬱。人間尤物,比你那心心念唸的金恩柔強百倍!”沈驚覺冷颼颼地橫了霍如熙一眼,盛上皇認慫地吐了吐舌頭,“哎呀,我也是有感而發,畢竟當初我說見見嫂子,你說那種女人沒必要見。我以為她長得像恐龍呢,沒想到......哎哎!你去哪兒啊?!”他話沒說完,沈驚覺已奪門而出。......這邊唐俏兒和二哥酒過三巡,白皙的兩頰紅得像春桃一般。“俏俏你沒事吧?”唐栩見她有點醉了,關心地問。“再來!搖骰子!”唐俏兒酒量還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