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確實掩飾不住她自帶的古典柔美的氣質,清淩淩的眸子裡很乾淨,對上自己的目光,卻像是裡麵什麼也沒有,卻彷彿更彰顯了女人本來的清冷跟傲氣。厲慎不自覺皺眉,總覺得阮沉瑾以前從來不會用現在這樣的眼光看他。“是這樣嗎?”厲老爺子重重地哼了一聲:“就算是誤會,下次也不允許發生了!聽到沒有?!”也不是厲老爺子相信了阮沉瑾的說辭,而是到這裡可以了。詛咒信那些個小動作,老爺子不是不知道,沒有老爺子的授意,沒有人敢在官...離婚協議書?這個女人想做什麼?

厲慎的臉色一下沉了下來,這個女人敢在爺爺麵前跟自己離婚,她知道一旦把離婚意向推到爺爺麵前代表了什麼?

代表了厲家必定慎重評估他的婚姻狀況。

“先回家。”厲慎手下用力,就把阮沉瑾的手摁了回去。

厲慎用了不小力氣,不疼但阮沉瑾覺得手指發麻,還沒等阮沉瑾恢複,她已經被厲慎拽出了老宅。

“你要鬨到什麼時候?”一離開老宅,厲慎就放開了阮沉瑾。

“離婚,不是厲少想要的嗎?”阮沉瑾捏了捏手指,平複發麻的感覺,看向厲慎。

厲慎皺了皺眉,阮沉瑾從來不會這麼平靜的表情看著自己。

她以前總是畏縮地,渴慕地,像是跟自己對視都不敢,卻時刻追隨著自己,不像現在這樣平靜,坦然,毫不閃躲視線,反而讓她本身溫婉清雅的氣質顯示出來。

她乖巧地站著,但是就是讓人感覺,很少有事物可以動搖她,她選擇堅定地成為自己的妻子三年沒有動搖過,現在她要離婚也不會動搖。

厲慎眉心的紋路更深,對阮沉瑾伸出手:“先回去。”

“離婚協議書已經寄到你辦公室一份,我想財產分割不存在異議。”阮沉瑾後退一步:“厲慎,以後,願我們各自順風。”

厲慎剛想說什麼,一輛車停在了阮沉瑾的麵前,是阮沉瑾事先叫好的網約車。

阮沉瑾開啟車門,厲慎一手壓在車框上:“誰允許你走了?”

阮沉瑾一低頭,從厲慎的長臂下鑽進了車裡,厲慎這才注意到這女人很瘦又靈活,等他想要撈她,她已經端正優雅坐在車裡。

“阮沉瑾,不要讓我說第二遍。”厲慎的教養,不允許他做出把阮沉瑾強行扯出車的事:“老爺子讓我們一起......”

“師傅,開車。”阮沉瑾打斷厲慎的話。

“這位小姐......我就是一個開車的,您們要不......”司機聲音小心翼翼開口。

厲慎不用表明身份,他周身氣勢,就表明他非富即貴,一身衣服都夠買他的網約車,如果把他碰了一點,他怕不夠賠償他衣服錢。

“開車,我否則我會奉上我人生第一個差評。”阮沉瑾說道。

“尊敬的乘客,請您係好安全帶,本次旅程即將開始。”司機立刻字正腔圓說道。

厲慎皺了皺眉,阮沉瑾也有這樣精準拿人要害的時候?

阮沉瑾一把拉上車門,厲慎吃了一臉尾氣。

“少爺,少爺......”厲慎走向自己的車,平叔趕了出來:“老爺說了,今天是特殊的日子,您必須回厲公館,如果發現您沒有回厲公館,今年的董事會他會親自參加。”

厲慎皺深了長眉,老爺子是厲家家主,這些年他的表現有目共睹,老爺子在他結婚後就沒有參加董事會了,說是成家了就大了,如果老爺子重新參加董事會,不用老爺子說什麼,就該有有心人蠢蠢欲動了。

“少爺,在董事會召開前夕,老爺都希望看到您跟蘇小姐好好的。”平叔繼續說。

“知道了。”厲慎坐進車裡,開啟導航,但是他的常用地址裡沒有厲公館,厲慎頓了頓。

平叔還恭敬地弓著身子陪他說話,笑容有幾分意味深長:“秦嫂已經在公館等您們。”

厲慎輸入了厲公館的地址,發動了車子:“爺爺放心。”

半小時後,厲公館。

厲公館對厲慎來說不算陌生,算是厲家的早起產業之一,隻是一直作為婚房用,厲慎來得少,娶了阮沉瑾來得次數更是屈指可數。

厲慎踏進厲公館腳步頓了一下,厲公館沒有變了,但是感覺有些陌生。

本來空曠大氣的客廳擺上了米色的桌布,養生茶,小書架,點綴地讓人心生安寧的鮮花,鮮花下還臥著團茸茸貓咪擺件,讓厲慎不自覺得放下緊蹙的眉心。

窗台旁邊還放著幾顆綠瑩瑩的植物,矮矮胖胖地,旁邊還有同色的水壺,上麵還是小貓咪,旁邊擺著寫菜譜醫書,看得出來都是經常看的,厲慎隨便翻了一本醫書,有幾章覆蓋的密密麻麻便簽筆記幾乎比原文還詳實。

厲慎又拿起一本菜譜,一種紅.豆薏仁粥她就記了了七八種改良方案,從口感功效調整改良都詳儘記錄,上麵娟秀端正的字型,讓人聯想到一個沉瑾溫婉女人臨風窗下,認真記錄的樣子。

“少爺,您回來了。”一個聲音響起,秦嫂擦乾淨手從廚房走了出來。

秦嫂跟平叔一樣,也是跟在老爺子身邊的人,結婚後就來厲公館照顧過厲慎跟阮沉瑾一段時間,但是因為年前厲老爺子的身體更不好了,秦嫂半年前回到了老宅。

“她還沒回來嗎?”厲慎放下書,皺眉。

以往,如果自己要回厲宅,她早早就在家等著。

“少爺,少夫人可能有事,少夫人定時煲了湯。”秦嫂看厲慎臉色不對,立刻說道。

秦嫂把湯端了上來,就聞到濃鬱鮮香,帶著熟悉的味道,有勾起腸胃本能的渴望。

配閤眼前的場景讓人覺得安寧又溫馨。

厲慎跑了一整天,不猶豫的拿起湯勺:“給她打個電話,問她什麼時候回來。”

秦嫂一愣,這還是厲慎第一次要找阮沉瑾,一迭聲地應了,剛拿出電話,手機響了,秦嫂看了一眼,更加驚喜:“是少夫人。”

厲慎拿著湯勺抬了一下下巴,秦嫂立刻接了,開啟了擴音:“少夫人。”

“秦嫂,我定時燉了雞湯......”電話裡傳來了阮沉瑾清亮的聲音。

厲慎抬了抬眉,阮沉瑾一定是吩咐秦嫂讓自己記得喝湯,她以前都是煲了粥煲了湯送到厲氏,一遍一遍叮囑自己的助理提醒自己喝。

“雞湯全倒了,喂狗也行。”阮沉瑾沉瑾的聲音傳來。

厲慎剛喝了一口湯,頓時猛烈咳嗽,但是他反射性捏住了喉管,咳嗽變得無聲,但是胸腔兩次震動以後,就讓他整張臉變得通紅。

“少......”厲慎咳成這樣,秦嫂本能地擔心起來。

厲慎立刻抬手,憋住滔天的咳嗽做了一個給嘴巴上拉鏈的動作!

“怎麼了秦嫂?”阮沉瑾不明所以詢問道。?你敢問問她們,難道她們就不喜歡二少嗎?”“嘶!”女員工們吸了口冷氣後退了一圈,彷彿被她指摘上“喜歡宮二少”這個罪名都是對她們的侮辱。周經理冷笑抱胸:“你看清楚了沒有?她們哪一個臉上寫著對二少有其他想法?又有哪一個想要企圖利用工作關係,來一個辦公室戀情好上位?”被辭退的女員工滿是淚痕的小臉上很震驚,囁喏道:“怎、怎麼可能?她們怎麼可能會不喜歡二少?”“為什麼要喜歡那花孔雀啊?動物園裡的孔雀開屏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