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劍 作品

第7章 村長羞辱妹妹,洪宇出手教訓

    

,丹符之術,甚至是琴棋書畫等等諸多技藝。他還感覺到身體內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在湧動,朝著他的四肢八脈不斷衝擊。全身灼熱,各大關節好像是斷了一般。疼痛難忍。“啊!”洪宇發出了一聲慘叫,隨後猛然睜開雙眼,疼痛感也在這一瞬突然消失不見。“這是怎麽回事?我在哪?”他仔細打量了一下週圍環境,發現自己好像是在醫院的病床上。病房裏,隻有他一個人。“我怎麽會在醫院?”“我不是在徐氏藥鋪,被幾個員工毆打嗎?”洪宇回想起...“不好,是村長洪國強替他兒子報仇來了。”

洪小雅臉上浮現驚慌之色。

“小雅,不要怕,你在屋子裏照顧爸,我出去看看。”

洪宇安撫了一句,隨即當先一步朝屋外走去。

如果村長今晚不講道理,他不介意把村長一起給揍了。

“小宇,千萬不要衝動行事。”洪長壽不放心,跟著一起出去了。

“爸,你小心點。”洪小雅也跟著一起跑出了屋。

剛走出屋,洪宇就看到村長洪國強帶著一大幫村民闖進了自家小院。

都是他的本家親戚,大大小小幾十人,且都是男人。

一個個氣勢洶洶,來者不善。

“兔崽子,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連我的兒子都敢打,還把我兒子牙齒都打掉了,我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村長洪國強看到洪宇的一瞬,當即大怒,朝著身後揮手道:

“大家動手,給我兒旺財報仇。”

瞬間,好幾個年輕力壯的小夥率先朝洪宇衝了上來。

他們都是村長洪國強的侄子輩。

“慢著,不要動手。”

這時,父親洪長壽走了出來,立即擋在洪宇的前麵:“有什麽話,你們跟我說。”

“不許打我哥。”

洪小雅也擋在洪宇前麵,小丫頭十分勇敢。

洪宇心中感動萬分,拳頭一握,今晚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父親和妹妹受傷害的。

“洪長壽,你能下床了?”

洪國強等一眾人看到洪長壽後,都愣住了。

據他們所知,洪長壽上個月忽然病重後,就一病不起。

不去醫院的話,便沒多少時日。

這怎麽好端端的站在這了?

但很快,洪國強便回過神來。

不管洪長壽能不能下床,這都不是他所關心的。

今晚,他必須要為兒子報仇。

“洪長壽,你來了正好。”

“說說吧,你兒子把我兒子打傷了,連門牙都打掉了好幾顆,這筆賬怎麽算?”洪國強怒聲問道。

洪長壽說道:“村長,這事也不能全怪我家小宇,實在是你家財旺太欺負人了。”

“他……他竟然闖進我家,想對我家小雅用強。”

說這句話的時候,洪長壽心裏是很憤怒的,咬牙切齒道:“你說我家小宇看到這種情況,能不動手嗎?”

“這麽說?你特麽還覺得你家畜生打我兒子有理了?”

洪國強暴怒,“我家是什麽條件?村裏的首富,我更是村長,我兒子能看得上你家閨女?”

“說不定是你家閨女勾引我家兒子在先,我兒子死活不同意,結果慘招毒手。”

這話一出,他身後眾人紛紛響應:

“就是,村長說的沒錯,財旺一表人才,能看得上你洪長壽家的閨女?”

“我看就是你家閨女看見村長家有錢有勢,想要攀附村長家吧。”

“肯定是,誰不知洪長壽你病重,急需二十萬手術費,你家閨女想靠勾引財旺得到這二十萬對不對?”

“女孩子小小年紀,不好好讀書,就學會了賣肉為生,真是恬不知恥。”

“你們放屁,事實不是這樣的。”被冤枉清白,洪小雅崩潰大哭。

“住嘴,都給我住嘴。”洪長壽怒吼道:“你們休想在這裏顛倒黑白。”

洪宇更是氣得咬牙切齒:“你們誰要敢再說一句我妹妹的壞話,信不信我打得你們滿地找牙?”

洪國強嗬嗬一笑:“小子,被我們說中了痛點,惱羞成怒了吧?”

“還想動手?你倒是敢動一下試試?”

“這可是你自找的。”

洪宇緊握著雙拳,衝向了村長洪國強。

“小宇,別衝動。”父親洪長壽擔心喊道。

村長洪國強帶來了二十多人,兒子一個人怎麽會是對手?

“我看你是找死。”洪國強也怒了。

這毛頭小子膽太肥了,連他這個村長都敢打。

在洪家村,他就是土皇帝,還從來沒有人敢跟他叫板,更別說敢打他。

“都給我上,弄死這小兔崽子。”

洪國強一揮手,帶來的二十餘人一窩蜂朝洪宇湧了上去。

“都給我閃開。”洪宇憤怒揮舞著雙拳。

當即就有幾個人被砸倒在地,痛得嗷嗷直叫。

其餘人不信邪,還想再上,頓時又有幾個家夥被打倒了。

其中一個,胸口肋骨都被錘斷了好幾根,倒在地上哭爹喊娘。

不一會,就有十餘人倒地不起,且都是年輕力壯的小夥。

見狀,剩下的人都嚇傻了,沒有一個人敢再上。

村長洪國強也看呆了,嚥了咽口水,內心難以置通道:“洪長壽家的小子這麽猛?”

洪長壽更是瞪大了雙眼,看著自己兒子,一瞬間也感覺有點陌生,喃喃道:“我洪長壽能生出這麽厲害的兒子出來?”

“哥,加油。”洪小雅的小粉拳攥得死死的,心中激動道。

“你們誰還要上?”

洪宇對還攔在自己麵前的那些村民怒吼了一聲。

聲音震耳發聵。

剩下的那些村民嚇得渾身一顫,立馬往後退,誰也不敢再和洪宇動手了。

這完全是找虐。

接著,洪宇一個健步,躥到了村長洪國強麵前。

二話不多說,一巴掌就抽在了洪國強的臉上。

“我動手打你怎麽了?就問你服不服?”洪宇問道。

洪國強都被抽懵逼了。

這還是他迄今為止,第一次在村裏被人打,而且還是當著這麽多人的麵。

那些他叫來的親戚一個個都看傻了。

這小子還真的敢打村長?

反應過來後,洪國強怒道:“臭小子,我服你媽,敢打老子,信不信老子我讓你在監牢裏待一輩子?”

還敢叫囂?

洪宇又是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來,我看看你怎麽把我送進監獄?”

啪啪啪!

一怒之下,洪宇連扇了洪國強二十多個耳光。

打得洪國強兩眼冒金星,老臉腫得高高的。

鼻血,牙血都流了出來。

“服了……我服了。小宇,是叔錯了,你趕快停手,叔求你了。”

洪國強被徹底打服了,連忙求饒。

父親洪長壽也怕兒子弄出人命來,衝過來抓住洪宇的胳膊,趕緊勸道:

“小宇,趕快住手,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洪宇不想父親擔心,也不想把事鬨大,驚動警方,收手,怒喝道:“知道錯了,就趕緊給我妹妹道歉。”

“好,我這就道歉。”

洪國強不敢不聽話,轉頭對著洪小雅說了好幾聲對不起,“小雅,剛才都是叔的錯,你不要見怪。”

洪宇跟著又衝今晚跟洪國強一起闖進自家門的村民命令道:“你們都要對我妹妹道歉,趕快。”

感覺到洪宇那冰冷的目光,所有人都嚇得大氣不敢喘,紛紛朝洪小雅彎腰道歉。

頂點小說網首發頭讚同:“小雅,你哥說的對,我現在身子骨好多了,能一個人照顧自己,明天就讓你哥送你回學校。”洪小雅雖然不捨,但看父親的病情的確好了很多,反正也還有哥哥照顧,學業為重,遂點頭同意。“好了,爸,小雅,這麽晚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吧。”“小宇,你也早點休息,明天還要早起送小雅去上學。”“嗯……”隨後,一家三口,各自回房間裏休息去了。......洪宇躺在自己床上,翻來覆去,卻怎麽也睡不著覺。仙醫傳承,實在是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