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劍 作品

第1章 深山采得野山參,黑心藥商占為己有

    

丹符之術,甚至是琴棋書畫等等諸多技藝。他還感覺到身體內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在湧動,朝著他的四肢八脈不斷衝擊。全身灼熱,各大關節好像是斷了一般。疼痛難忍。“啊!”洪宇發出了一聲慘叫,隨後猛然睜開雙眼,疼痛感也在這一瞬突然消失不見。“這是怎麽回事?我在哪?”他仔細打量了一下週圍環境,發現自己好像是在醫院的病床上。病房裏,隻有他一個人。“我怎麽會在醫院?”“我不是在徐氏藥鋪,被幾個員工毆打嗎?”洪宇回想起自...清溪鎮,某深山之中。

“哈哈,有救了,爸的病有救了。”

“這根野山參這麽大,起碼一百年,價值二十萬以上,不枉我在深山裏找了一天一夜......”

洪宇蹲在茂密的叢林間,看著剛剛從泥土中挖出的碩大野山參,又哭又笑。

洪宇父親上個月突然重病,去縣城醫院檢查,醫生說是心臟病,必須要動手術,否則活不過三個月。

然而,手術費卻要二十萬。

二十萬對其他人來說,或許不是很多,但對洪宇家裏來說,卻是天文數字。

他從小沒有母親,是父親一個人含辛茹苦,拉扯他和妹妹長大的。

家裏平時的收入,基本是靠父親種地和空閒時間去山上采摘山藥。

可為了供他上大學;供妹妹上高中,家裏掏空了積蓄,哪裏能有二十萬塊錢?

為了籌集這二十萬醫藥費,洪宇甚至還去找了不少親朋好友借錢,可很遺憾,沒有一個人願意借一分錢。

都怕他以後還不起。

眼看著父親的病越來越嚴重,洪宇不得已,一個人進了深山。

因為,他聽村裏的老人說過,這深山之中,有百年以上的野山參,價值起碼二三十萬。

隻要運氣夠好,就能采摘到。

當然了,如果運氣不好的話,很有可能被深山裏的豺狼虎豹吃掉。

顯然,洪宇的運氣足夠好。

“有了這根野山參,父親的手術費就有著落了。”

洪宇激動的把剛剛采摘到的百年野山參放進了背上的背簍裏。

就在這時,他眼神忽然瞥見,剛剛挖動的泥土裏好像有東西在泛發白光。

“這是什麽東西?”

出於好奇,他用手扒開了泥土,看到了一塊用紅繩穿著的白色玉佩。

撿起白玉佩一看,發現這玉佩與眾不同,柔軟冰涼,像是一個女人的肌膚。

而且,明明是埋在泥土裏的,卻一點泥痕都沒有。

連紅繩上都沒沾上一點泥土。

就如同剛從商店裏買回來的一樣新。

“這莫不是一件寶?”

洪宇喃喃道。

覺得應該找個機會拿去縣城的古玩街問問專業人士。

不過,此事並不急。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趕緊下山,去鎮上的中藥材鋪,把百年野山參換成錢。

這樣的話,明天就可以帶爸去醫院動手術了。

隨手把玉佩戴在脖子上,洪宇飛速往山下跑去。

......

兩小時後,洪宇趕到了集鎮。

清溪鎮,位於大西南的偏僻山區。

管轄著方圓百裏,附近大大小小數十個自然村落,人口十餘萬,加上又是其他集鎮通往縣城的交通要塞,頗為繁華。

徐氏藥鋪。

清溪鎮唯一的一家中藥材鋪。

據說,店老闆背景非常不簡單。

這也是為什麽全鎮隻有他一家中藥材鋪的原因所在,因為大家都不敢和徐氏藥鋪搶生意做。

否則,後果很嚴重。

洪宇背著背簍走進店鋪時,立馬有位胖胖的店員過來詢問:“小兄弟,是過來賣藥材的吧?”

洪宇點頭:“對,我要見你們老闆。”

他覺得這百年野山參的價錢,不是店員可以做主的。

胖店員有些不屑的說道:“小兄弟,其實收藥材,我就可以做主的,不需要我老闆出麵,老闆一般都隻是接待大客戶的。”

洪宇說道:“那百年野山參,你能做的了主嗎?”

聲音不大,店裏所有人幾乎都聽到了。

均震驚的看向了洪宇。

百年野山參,這可是頂級藥材,再差的品相,都值二十萬以上,十分罕見。

“小兄弟,你說真的假的?”胖店員也被驚住了,有點不信。

洪宇掀開背上背簍的蓋布,讓胖店員瞅了一眼。

當胖店員看清了背簍裏野山參的規格時,眼珠子都瞪圓了,絕對的百年野山參,年份隻高不低。

知道不是自己可以做主的,他立馬去樓上請老闆下來。

徐氏藥鋪的老闆叫徐庸,他聽到店員的匯報後,立即就下來了。

百年野山參可是百藥之王,價值不菲,包裝一下,賣給那些急需野山參治病的富豪,最起碼都是百萬利潤。

“小兄弟,就是你要售賣百年野山參的?”徐庸看著洪宇,笑問道。

洪宇點頭,把背上的背簍取下,放在地上,掀開蓋布後,說道:“徐老闆,你給看看這野山參值多少錢。”

巨大的野山參,頓時暴露在店內所有人的視線之中,驚得眾人目瞪口呆。

“我靠,這麽粗壯的野山參,我可是頭一回見,起碼有一百年了吧?”

“我看可不止,百年野山參我見過,絕對沒有這麽大,根須也不會有這麽多,我看至少有兩百年以上。”

“真的假的,兩百年的野山參?最起碼也值一百萬吧?這小子可是發財了。”

店內,不少顧客議論道,眼神看向洪宇時,充滿羨慕。

而洪宇聽著大家的議論,心裏也跟著激動起來。

他不是很懂藥材,隻是在網上搜尋過一點,本以為自己這次挖到的隻是百年以上的野山參,沒想到,竟然是兩百年以上的。

“看來這次爸的手術費不僅有著落了,還會有很大部分的剩餘,以後爸也不需要為錢那麽操勞了。”洪宇心裏甚是興奮。

店老闆徐庸也看呆了。

他在中藥材這一行,乾了幾十年,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麽大的野山參。

這要是拿到省城拍賣行拍賣,說不定能拍出千萬的價格。

心中,不免起了覬覦之心,想要占為己有。

“什麽百年野山參,我看這分明就是人工種植出來的竹下參而已。”

店老闆徐庸忽然說道。

此話一出,現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洪宇眉頭也皺了起來,這野山參是自己從深山采摘來的,怎麽可能會是人工種植的。

“徐老闆,你不會是看錯了吧,這的確是野山參,竹下參可沒有旋紋的,你看這參,旋紋脈絡清晰可見。”有懂行的顧客說道。

徐庸冷聲道:“現在騙子的手段層出不窮,什麽旋紋不旋紋的,他們要仿造還不是可以輕易仿造出來的?”

“齊先生,中藥材這一行的水太深,你還年輕,把握不住,有些話我勸你最好還是思考過後再說吧。”

後麵這句話帶有濃濃的威脅之意。

瞬間,所有人都聽明白了。

徐老闆這是故意的啊!

就是想低價收購這兩百年的野山參。

一時間,再也沒有人敢說話了。

徐庸在鎮上勢力很大,而且在縣城也有很深的關係,不是他們可以得罪的。

洪宇也不傻,當然也知道徐庸的想法。

想坑我?沒門。

“不好意思,我不賣了。”

說著,洪宇提起裝著野山參的背簍,打算明天拿去縣城的中藥鋪售賣。

“小子,在我店裏拿假貨行騙,不給個交代,你就想一走了之不成?”

徐庸一揮手,立馬就有幾個員工攔住了洪宇的去路。

洪宇臉色一沉,看著徐庸道:“那你想怎麽樣?”

徐庸冷笑道:“我這人心善,可以對你在我店裏行騙的事既往不咎。”

“不過,你手中仿製的野山參,必須留下來,省得你又拿出去繼續騙人。”

此言一出,店裏所有人都是一怔。

這徐老闆太狠了。

之前,他們還以為徐老闆隻是想低價收購,不成想,竟想一分錢不出,就想把人家兩百年的野山參占為己有。

眾人看向洪宇的眼神,從最初的的羨慕,變成同情了。

小夥子命裏沒這財運啊!

洪宇臉色也陰沉到了極點,怒視著徐庸,道:“徐老闆,你可不要欺人太甚?”

“小子,在我店裏行騙,還敢這麽狂妄,我看你是找打。”

徐庸指揮著手下員工,“你們都給我上,給這騙子一點顏色瞧瞧。”

瞬間,七八個員工朝著洪宇一擁而上。

洪宇奮力反抗,可雙拳難敵四手,沒兩下就被打倒了。

徐庸指揮著員工,要搶走洪宇背簍裏的百年野山參。

洪宇拚了命搶奪,把背簍死死護在雙臂之下。

這百年野山參是他救父親的唯一希望,他不容被人搶走。

可他護的越死,被打的就越慘。

很快,他的腦袋被打出了血。

鮮血順著臉頰、脖子,流到了胸口處。

最後,他承受不住,漸漸失去了意識,昏迷了。

就在這時,他今天從深山中撿到的那塊白玉佩,在接觸到鮮血之後,泛發出一道不易察覺的白光,飛入了他的腦袋之中。

頂點小說網首發沒病,一下子、她喜笑顏開:“哥,爸說的對,賣野山參的錢,你就自己留著吧。我可聽說,現在大城市裏的房子可貴了,那些錢說不定隻夠你付首付。”洪宇一笑:“傻丫頭,這錢哥不買房子,咱家太破了,我要給咱家在村裏蓋一棟房子,讓老爸還有你以後都住新房子。”洪小雅聽後很是感動,而自己剛才竟然還猜忌哥哥,鼻子忽然一酸,哭了,“哥,對不起,我剛纔不應該懷疑你,還跟你生氣的。”“傻丫頭,怎麽還哭了?別哭了,哥不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