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佩甲 作品

001 初生

    

:高度專注——增加10%學習與製造速度低階神韌——獲得 3意誌判定技能:無潛能點:0職業知識樹:未開啓影響力:無傳說度:0裝備:無——————《星海》的遊戲麵板,謝天謝地,這東西還在,果然天佑帥哥。不過韓蕭很快發現了異常之。npc模板?自己不是玩家?1.0公測開啓倒計時?韓蕭眉頭皺,發現幾個重要因素。一,雖然不清楚屬麵板爲什麼跟著他一起穿越,但這是真實的世界,每一條生命都是鮮活的,他一旦死亡,不會...“二十四號試驗樣本,已注瓦爾基裡溶,存活兩分鐘四十五秒,死亡時間,淩晨四點二十二分……”

家裡隻有我一個人,是誰在講話?

韓蕭豁然睜開雙眼,眼是刺眼的白燈,悉的遊戲艙門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純白的天花板,四周的白牆帶著冷冰冰的金屬質,充滿科幻氣息,房間佈置像是一間重癥監護病房,他躺在金屬臺,的上連線著好幾個儀的導線,後背親吻金屬,冰冷心而。

旁邊圍著幾個像研究人員的白大褂,一臉見了鬼的表。

我不是剛接了客戶練新號的單子嗎,選擇的是常規開局啊,這是什麼地方?韓蕭頭疼的厲害,思維糟糟的,像憑空塞進去大量的資訊,最後的記憶是剛剛接了一個代練的單子,在《星海》新建人的畫麵,然後好像聞到了濃重的蛋白質被燒焦的味道……

“快點去通知海拉士,試驗活過來了!”

“呼警衛,馬上來控製試驗。”

那幾個白大褂大呼小,韓蕭沒聽過他們的語言,但卻能明白意思,“試驗”、“存活時間”、“警衛”這些詞彙讓他覺很不妙,門外響起急促的腳步聲,有人在迅速接近。

待著不還是馬上跑路?隻猶豫了一瞬,韓蕭果斷選擇後者,坐以待斃不是他的格,他一翻扯斷了所有連線在上的儀導線,跌跌撞撞衝向實驗室門口,周圍的白大褂急忙後退,沒有阻攔。

“砰!”撞開房門,外麵是一條白的長走廊,走廊兩頭有十幾個穿著黑作戰製服的警衛拿著電圍了上來。

韓蕭認出了他們製服左的半顆樹苗印記,倒吸一口涼氣,“1.0版本海藍星的萌芽組織?不是已經覆滅了嗎?!”

一名警衛揮舞電重重砸落,韓蕭下意識舉手抵擋,電的劇痛讓他渾劇震,骨頭像是要裂開一樣,半個子都麻了。

“這痛覺百分百啊?!”韓蕭大驚,《星海》的痛覺調節上限最高是40%,超過40%就會對玩家的神經造損傷,遊戲艙有監控玩家徵的功能,發生這種故障,按理說已經強製斷線了。

怎麼回事,七年前剛換的遊戲艙又出病了?靠,幾天前來維修的工人才收了我三百塊錢,信誓旦旦保證半年不會出問題,一點也靠不住,等會就打個電話給客服要求退款!

十幾個壯……呃,強壯的警衛一擁而上,韓蕭驗了一把滿大漢的覺,被押著轉移到一間空的小黑屋,警衛鎖死大門後盡數離開。

周圍黑黢黢,房間裡隻剩他一人。

韓蕭疼得齜牙咧,著手腕緩過勁來。

腦袋又疼了起來,龐雜的資訊流湧出。

過了好一會,韓蕭終於搞清楚了來龍去脈。

“我穿越到了……《星海》?”

韓蕭瞪大眼睛,一臉詫異。

《星海》是一款沉浸式全息遊戲,服務遍佈全世界,最高峰的同時線上人數接近六千萬。(不用懷疑平行時空2060年的人口膨脹嚴重程度)

遊戲背景是星空宇宙,地圖和場景由最新一代的腦輸引數後自演化型,大得不可思議,容納上億玩家同時線上毫無負擔,無數公會、集團在裡麵打金跑圖下副本,一件極品的裝備能賣出幾十上百萬元的天價。

一款火的遊戲,平衡方麵必然很出,既能保證願意花錢的土豪有一定優勢,又不讓優勢大到休閒玩家覺得不公,保持平衡的最主要方式,就是增強遊戲的競技、技,《星海》也不例外,同樣催生出了職業玩家、職業聯賽這種衍生品。

講到這裡,你可能會以爲我接下來要講韓蕭曾經是多牛、多傳奇的職業玩家。

非也,韓蕭雖然靠遊戲吃飯,但“職業玩家”四個大字和他扯不上關係,他是被大部分玩家討厭的死代練,還是那種沒有工作室的獨行俠。

作爲《星海》骨灰級代練,韓蕭經歷過所有版本更迭,小有名氣,常年盤踞華夏區高手榜前一百席,記得最新一期排在第四十七,按理以他的實力,打職業綽綽有餘,但他就是一個代練,原因咱們後文再說。

“萌芽組織,《星海》1.0版本,新手出生星球之一,海藍星的事件。”韓蕭自言自語,在他穿越前,《星海》已經運營了十多個年頭,1.0的事件早就爲了歷史,自己這是回到了過去?

韓蕭神凝重,也就是說,那三百塊要不回來了?!

“啪!”韓蕭扇了自己一掌,都穿越了還想什麼退款,我是傻瓜嗎?!

腦海裡的記憶似乎有所缺失,不知道原的經歷,甚至連名字也不清楚,隻記得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常識,比如時間,他所的時代是遊戲裡的星海歷687年,正式公測在688年。

在1.0版本的時代,【輝聯邦】、【赤帝國】還有【虛靈教派】這三個宇宙級的龐然勢力還保持著自探索歷末年以來的數萬年和平,【銀革命軍】還未組建,【超能災禍】的源頭還在某個荒蕪的行星上茍延殘,【閃耀世界】還沒誕生,【世界之樹】文明還沒從未探索宇宙大舉侵,海藍星所在的【破碎星環】依舊在可見宇宙的邊緣打著醬油……

爲了保持遊戲的吸引力,《星海》借鑑了多年前一款名爲山口山的遊戲,每個更新版本都是災難與大事件。古爾丹·彥祖搞事了這麼多年,又被一粒蛋死(咦爲什麼要加個又),燃燒軍團再次侵,誰知道他們還要再臨幾次,在這一點上,《星海》充分吸取了山口山的經驗,玩的時候倒是很帶勁,可要是真的穿越過來……旁友,回程票有伐?

萌芽組織和後來版本那些輒星際大戰的浩劫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可對目前的韓蕭來說是相當致命的困境。

“海藍星建模近似地球,萌芽組織是妄圖顛覆大國政權的組織,如果沒記錯的話,【瓦爾基裡實驗】的試驗,都會接洗腦,變炮灰。”

這的來歷萌芽組織用於人試驗的“原料”,曾經的記憶有斷檔,除了常識以外,隻剩下很多囚、被實驗畫麵的記憶碎片。

二十歲左右,長相和前世的自己依稀相似,健不健康就不好說了,他還記得白大褂的話,他被注了【瓦爾基裡溶】。這玩意兒是萌芽組織的基因藥劑之一,用來強化大腦,致死率高達百分之七十,可在他上產生了異變。

眼前忽然跳出一行半虛幻的藍文字:

【你已注【瓦爾基裡溶】,耐力潛力 1,獲得專長——高度專注,獲得專長——低階神韌】

“麵板資訊!”韓蕭心一喜。

視線裡刷的展開半明的藍幕,十分有科幻,不影響視線。

——————

姓名:韓蕭

種族:碳基人類(黃)

模板:npc(1.0版本公測開啓倒計時:358天11小時03分鐘)

總等級:1

經驗:0

副職業:平民lv1(0/50)

主職業:無

個人屬:力量2、敏捷2、耐力3、智力3、神1、魅力2、幸運1

自由屬點:0

氣力:0(lv0)

能級:1~2

階位:f(凡人)

【戰鬥力爲五的渣滓,街上隨便拉一個路人npc,都能把你按在地上一百遍啊一百遍!】

生命值:23/30(扭傷)

力值:36/36

專長:高度專注——增加10%學習與製造速度

低階神韌——獲得 3意誌判定

技能:無

潛能點:0

職業知識樹:未開啓

影響力:無

傳說度:0

裝備:無

——————

《星海》的遊戲麵板,謝天謝地,這東西還在,果然天佑帥哥。

不過韓蕭很快發現了異常之。

npc模板?自己不是玩家?1.0公測開啓倒計時?

韓蕭眉頭皺,發現幾個重要因素。

一,雖然不清楚屬麵板爲什麼跟著他一起穿越,但這是真實的世界,每一條生命都是鮮活的,他一旦死亡,不會像遊戲裡一樣復活。

二,自己穿越了npc,但卻擁有玩家的係統麵板,這無疑是個好訊息,能像玩家一樣升級長。

三,公測倒計時讓他意識到,現實世界恐怕回到了星海釋出前的時間,自己真的回到了過去!那麼說曾經的那些玩家會再次出現?

第四纔是重點,他現在的境很危險!

韓蕭很蛋疼,看看別人家的穿越,那纔是正常開局好嗎,五百金幣十人口,有資源有幫手,說不定還能附帶個前友,就算沒有這些,至環境安全吧,就算有個想置你於死地的敵人,也隻會在背後刀子,而他呢?戰役開局,就一個單槍匹馬的英雄,還陷敵陣,一不留神上帝就送他迴歸英靈殿……假設有這種東西的話。

韓蕭現在沒有玩家復活的能力,命就一條,丟在這裡太可惜了。

沒錯……他想的是“可惜”,和正常人的想法“我一定要活下去”有小小的差別,至於“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滅我我滅天”或者“一顆金丹吞腹、踏破生死無妄門”之類拉拉的東西,一般是中二晚期患者的反應。

“什麼鬼啊,隻有我一個人被刀劍神域?”韓蕭吐槽。

饒是他的與真實無異,但他心裡有著巨大疑。

自己存在的本質是什麼,真正的生命?還是一組資料?靈魂穿越?

“既來之則安之,隻能先走一步看一步。”韓蕭暗道,無論自己是什麼,如果不想英勇就義,隻能找辦法生存。

距離公測還有一年的時間,在玩家降臨前,自己還有一年時間可以準備,這是目前讓他振的唯一好訊息。對玩家的破壞力他深有領悟,如同蝗災,是混與瘋狂的代名詞。

“哐當!”

這時,小黑屋大門開啟,幾個人走了進來,由於背看不清長相,韓蕭隻能看清爲首者廓婀娜,是個材火辣的人。

“試驗狀態怎麼樣?”人向後的部下開口說話,嗓音帶著微微沙啞的質,像是一杯濃鬱的咖啡,慵懶中帶著一抹。

“看樣子離了狂躁期。”實驗負責人林維賢用火熱的目,上下打量著韓蕭,眼神宛如看著自己的私有。

韓蕭嘶啞道:“你們是誰?”

“嗯?好像記憶出了偏差?”人眉頭一挑。

“瓦爾基裡刺激大腦,記憶缺失是正常反應。”林維賢瞇眼道。

雙眼逐漸適應明,韓蕭看清楚人的長相,頓時被驚豔到了。

一頭酒紅的長卷發,遮住半邊臉蛋,穿著的黑作戰製服,火辣的材像是要撐服頂出來一樣,很能發雄的荷爾蒙,五既有西方人的立,也有東方人的和,像是混兒,豔人,畫著黑的眼影,渾著慵懶的氣質,宛若一條人蛇。

如果妲己有這值,紂王死得不冤,韓蕭浮起這個想法。

“海拉,這裡的主管。”紅髮人凝視韓蕭,揮了揮手,道:“把他帶下去做測試,我要馬上看到報告!”

兩名麵無表的銳警衛走上前,一左一右拉著韓蕭的雙臂,架著他往外走,韓蕭看了眼警衛製服下強悍的軀和腰上的手槍,登時打消就地反抗的計劃。

他認出了“赤蛇”海拉,這是海藍星的挑戰場景之一——“瓦爾基裡實驗室”,萌芽組織的下屬基地之一。

在1.0版本的時候,海拉這個boss得無數出生海藍星的新手玩家哭爹喊娘,在論壇上被做“勸退姐”,未來更是爲了柯爾頓星團的星際強者,實力超越天災級,被冠以“死亡神”的頭銜,在整個破碎星環赫赫有名。

韓蕭暗自苦笑,自己的境真是臘月寒冬,心涼啊!

……

雖然比預計時間久了一點(主要是因爲我懶了半個月,沒錯就是這麼理直氣壯),不過那些不重要,重點是終於發書了!

新書需要大家的嗬護,求推薦!求收藏!求支援!求一切!

ps:本來想機械天王,已經有人取了,尋思著機械主宰也不錯,依然不行,換了十幾個名字,最後好不容易纔找到一個能用的書名,好名字都被人拔了,一苗也不留給我……

pss:已有一百五十萬字老書《惡魔王族》,可放心觀看。有我一個人,是誰在講話?韓蕭豁然睜開雙眼,眼是刺眼的白燈,悉的遊戲艙門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純白的天花板,四周的白牆帶著冷冰冰的金屬質,充滿科幻氣息,房間佈置像是一間重癥監護病房,他躺在金屬臺,的上連線著好幾個儀的導線,後背親吻金屬,冰冷心而。旁邊圍著幾個像研究人員的白大褂,一臉見了鬼的表。我不是剛接了客戶練新號的單子嗎,選擇的是常規開局啊,這是什麼地方?韓蕭頭疼的厲害,思維糟糟的,像憑空塞進去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