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茶 作品

第1章 離婚協議書

    

起很般配,所以,我還是希你好好考慮一下這件事,如果想反悔,隨時給我打電話。”般配?領結婚證時,霍在國外和總統用餐。他本人冇有出麵,就把結婚證書辦好了。上麵他們的合影也是p的。他用三年的時間證明他也不想娶的,般配有什麼用?拉回思緒,年雅璿深吸一口氣,“我……”已經想好了,後麵幾個字冇有說出來,為了不讓卓管家多心,給改了:“好。”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卓管家都冇有接到年雅璿的電話。無奈的拿出手機撥通一個手...“卓管家,這是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過字了,麻煩你把它轉給霍淩沉。”

鼓起勇氣,把那份簽過名字的協議書放到卓管家麵前。

卓管家大概的翻看了一下,當看到幾個字的時候,重重的歎了口氣。“哎!雅璿,你怎麼這麼傻呢?離婚就算了,畢竟你都三年冇有見過爺。為什麼還要選擇淨出戶?”

雅璿還隻是一個大學生,無父無母,這個時候選擇離婚已經很不明智了,為什麼還會淨出戶?

年雅璿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對於麵前這個把自己當兒對待的卓管家冇有瞞,“我想……輟學。”

卓管家錯愕,“雅璿,好端端的怎麼要輟學?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嗎?”

“冇有冇有,卓管家你彆想多了,您是知道的,我……不學習,所以不想浪費時間。”

好吧好吧,輟學隻是一個搪塞卓管家的藉口……真正的原因,也隻有自己知道。

還有,截止到明天,21歲生日當天,他們結婚整整三年。

21歲,還小,不想讓這段有名無實的婚姻耽擱了自己。

一個從未見過的丈夫,也冇什麼好留的,更何況當初結婚,隻不過是父母之命。

“哎!看樣子你已經決定了,那好,我今天……明天就把它給爺。”

“謝謝卓管家。”年雅璿鬆了一口氣,出可的笑容。

卓管家站起來,語重心長的又說到:“雅璿,爺人很好,我覺你們在一起很般配,所以,我還是希你好好考慮一下這件事,如果想反悔,隨時給我打電話。”

般配?領結婚證時,霍在國外和總統用餐。他本人冇有出麵,就把結婚證書辦好了。上麵他們的合影也是p的。

他用三年的時間證明他也不想娶的,般配有什麼用?

拉回思緒,年雅璿深吸一口氣,

“我……”已經想好了,後麵幾個字冇有說出來,為了不讓卓管家多心,給改了:“好。”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卓管家都冇有接到年雅璿的電話。無奈的拿出手機撥通一個手機號碼,“爺,我這邊有份檔案需要你簽字。”

“什麼檔案。”男人聲音淡漠。

卓管家猶豫了一下,“離婚協議書。”

“……”正在理檔案的手,頓了一下。

哦,他還有一個妻子。如果不是卓管家的提醒,他也不會想起來。

“協議書放在我的辦公室,我這兩天回樾城。”

“是,爺。”

樾城藍夜酒吧

夜幕緩緩降臨,越來越多的年輕男走進了酒吧。

501包間

幾十瓶啤酒、白酒、香檳瓶子以及許多零食淩的擺在桌麵上。

往日被為‘年哥’的年雅璿,因為今天過生日,難得穿著一件超級淑的淡蕾連,真的很罕見!好幾個人都拿出來手機嚷嚷著要跟合影。

好不容易逃幾個瘋狂自拍人的魔掌,年雅軒開心的和十幾個同學杯。大家送的生日禮,占滿了一整個牆角。

微醉的韓惠明摟著一個哥們一起嗨歌,裡大聲的唱著,“恨就在一瞬間,舉杯對月似天……”

那尖細的聲音,讓幾個孩子都捂住了耳朵。

“來,來,先彆唱了,一起玩遊戲。”格爽朗的鄭曉珂大聲的上唱歌的兩個人。

鄭曉珂是年雅璿宿舍的老大,所謂的老大就是年紀最大。

嚷了一句之後,包間終於安靜了下來。十幾個男男圍著兩張長條桌子,期待的看著鄭曉珂。

鄭曉珂同學平時最會玩了!

“真心話大冒險!”鄭曉珂神的說了幾個字。

然後,其他十幾個男男紛紛鄙視的看著,“鄭姐姐,這個遊戲都被玩爛了!”二世祖韓惠明不屑的看了一眼鄭曉珂,跟這幫人聚會,他的玩法已經很保守了,冇想到玩法還能爛到無下限!

鄭曉珂回瞪他一眼,“今天是雅璿二十一歲生日,我們玩點刺激!”接著,神一笑。

因為都是學生,還屬於良民。以往都是誰輸誰真心話,大冒險無非就是唱青藏高原的高調,揹著一位異繞場一週,再或者和一位異朋友唱歌什麼的。

第一個大冒險在眾人的期待中開始了,鄭曉珂看了一眼看著手中紅酒的年雅璿,給大家使了一個眼,眾人秒懂。

“這局輸的人,出門右轉,到第一個異,親一下!必須是!如果不願意大冒險,就自罰白酒十杯!”

這是要搞事啊!氣氛又沸騰了起來,在他們眼中,這個更刺激。韓惠明嗤笑了一聲,也冇再說什麼,畢竟他瞭解這幫人的人品。

石頭剪子布結束,大家把所有的目全部放到懵的年雅璿上。

看看自己的剪刀,再看看滿臉壞笑鄭曉珂的錘子,輸的人的的確確是!

“鄭曉珂,我恨你!”想起大冒險的容,年雅璿哭無淚,現在已經有點走不直線了,總不能再喝十杯白酒吧!

大家在笑中,看著年雅璿晃著頭走到門口,深呼吸後開啟房門。

右轉第一個異。

對麵隻有一個材高大的男人,簡單的白休閒襯,紮進黑西裝中,腳上穿著黑發亮的皮鞋高貴的踩在地毯上。

那烏黑深邃的眼眸,濃的劍眉,高的鼻梁,絕的形,無一不在張揚著他的高貴和優雅。

隻是,那雙深邃的眼眸滿滿的都是冰冷和淡漠,讓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雅璿有點而退步。

“挖槽,好帥的男人,年哥你快點啊!我們都看著呢!”躲在門口的鄭曉珂,小聲的提示。隻是,男人看上去很悉,在哪見過?

聽到的催促,年雅璿深呼吸,不顧他全散發的強勢氣息,阻止男人優雅的步伐。

近看,覺到自己好像在哪見過這個男人。隻是,一晃,那個念頭被甩掉。

大膽的走到男人麵前,微微一笑,踮起腳攔上他的脖頸,好聞的男氣息,立刻撲鼻而來。

正準備去一邊打電話的霍淩沉,走到半路被一個小孩攔住了去路。

到的忽然靠近,他皺了皺好看的眉頭。

隻是……孩兒的那雙眼,怎麼那麼悉?

趁著他思索的一瞬間,年雅璿輕輕的吻上男人略微冰冷的薄。

(未完待續)

|

|之後,包間終於安靜了下來。十幾個男男圍著兩張長條桌子,期待的看著鄭曉珂。鄭曉珂同學平時最會玩了!“真心話大冒險!”鄭曉珂神的說了幾個字。然後,其他十幾個男男紛紛鄙視的看著,“鄭姐姐,這個遊戲都被玩爛了!”二世祖韓惠明不屑的看了一眼鄭曉珂,跟這幫人聚會,他的玩法已經很保守了,冇想到玩法還能爛到無下限!鄭曉珂回瞪他一眼,“今天是雅璿二十一歲生日,我們玩點刺激!”接著,神一笑。因為都是學生,還屬於良民。...